迈克尔奥托 - 孟加拉国和布兰克内斯之间的生活
NDR电视台
导演:弗朗克泽林
时长:30分钟
首播日期:2018年09月27日、NDR电视台

如何结合商业和社会参与?什么是充实的生活?我们如何处理我们的世界?这些是汉堡迈克尔奥托至今经常提出的问题。在利润和可持续性,创业成功和社会承诺之间取得平衡对他来说很重要。他因此被与他同时代的企业家嘲笑了很长时间。如今,他被业内视为思想领袖。必然的他将其父亲的传统的通过时尚杂志销售服装的公司打造成世界领先的在线零售商之一。 其他的公司如Neckermann和Quelle已经消失了。

今年这位内敛的企业家已经75岁了。这也是奥托第一次带着摄制组参观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地方。从汉堡到香港,从中国和孟加拉国到坦桑尼亚再到易北河海滩。奥托从未如此细致的在镜头前给出解释和答案。他坦率地回顾了他色彩斑斓的生活。一段在利润与可持续性,名气与隐私,传统与创新之间不断平衡的生活。一段时间长了也不是没有挫折的生活。直到今天,他每天都在努力寻找一种对他来说合适的态度。视野中的大局观和对小事情的关注。在这个年龄他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专注。


阿拉伯世界的劳拉
WDR 电视台
导演:弗朗克泽林
时长:30分钟
首播日期:2016年11月16日、星期三晚22:55分

在拥有250万居民的卡塔尔,她是迄今为止最知名的,也是最具争议的外国人。她抢夺了卡塔尔男人的激情:Laura Wrede用猎鹰狩猎。在这个绝对只有男人的运动中,她是唯一的女性。 原本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来自慕尼黑的她非常自信地说,“我打破了这条规则。”虽然很少,但是她曾经也被咒骂过。她穿戴着只有男士才能穿戴的头巾。她这样回答了一位严厉训斥她的酋长:“是的,我就是这么戴了。”

30岁的她已在卡塔尔居住了五年,是一家国际营销机构的领导。凌晨四点,离工作开始还有很长时间,她已经开始训练她的两个猎鹰Rahmat和Shekat。她最大的目标是参加阿拉伯半岛最大的鹰狩猎盛会Al Galayel - 尤其是她是第一位女性参赛者。她会成功吗?酋长会允许她参赛吗?她能证明她可以和男人一样狩猎吗?WDR为您讲述一个不断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挣扎的国家中的“阿拉伯世界的劳拉”。


我的母亲,一位满洲格格
WDR电视台
导演:弗朗克泽林,马丁,安珂
时长:45分钟
首播日期:2014年05月31日、星期六晚00:00分

新年在他母亲的面前,他不得不做磕头仪式,他从保姆那里学到了中国的鬼故事,学校的希特勒青年团体把他当成“客人”对待:Theodor Heinrichsohn,所有人都称呼他为“Teddy”,他是现今年纪最大的中德混血儿。一位满洲格格和一位德国传教士的儿子,于1930年出生于中国北方。他的贵族母亲对他影响不大。因此,由于还要学习西方习俗,他于1941年来到上海的德国寄宿学校。
在那里,他体验了世界政治如何塑造和影响他的个人生活。远在德国的纳粹意识形态的一部分也影响到了上海的德国社区,而泰迪看着上海是怎样慢慢地被扯进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漩涡当中的。由于他没有中国国籍,即他父亲之后他于1955年作为“不受欢迎的外国人”被驱逐出境。他母亲无法离开; Theodore Heinrichsohn直到她去世才再次见到她。他于2012年参加同学聚会又一次前往上海。在这部电影中,Theodor Heinrichsohn纠结在文化差异之间,向我们展示了他的上海。


有机蔬菜–一位德国有机食品先驱在中国的故事
WDR 电视台
导演:弗朗克泽林
时长:30分钟
首播日期:2013年04月02日、星期二晚22:00分

有机农业在中国?让人往往觉得不可思议。德国有机食品先驱克劳斯·格里斯巴赫知道事情可以有所不同。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他开设了德国最早的有机食品店之一。今天,现年70岁的德国人在中国快速发展的有机产业中担任顾问。德国老左派和新中国资本家的思想产生了激烈的碰撞。

对于格里斯巴赫来说,这是一次伟大的冒险。作者弗朗克泽林陪同德国人前往中国南部风景如画的云南省的一个有机农场和北京商店里的顾客进行考察。对于顾客来说在他们的SUV里面用路易威登手提包来装生态苹果是最普通不过的了。即使对于格里斯巴赫来说中国的新有机生态现实有时也太不可思议: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谷物早餐文化会在亚洲成为一种奢侈的享受。他年轻的雇主甚至已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草原上迎风而起的诺敏何,一位蒙古族的空中摄影师
国家、任务、冒险栏目
导演:弗朗克泽林
时长:45分钟
首播日期:2012年02月19日、SWR电视台

他飞机的机体让人想起了浴缸的模样,机翼上覆盖着帐篷面料。他的飞行员头盔上装饰了一颗红星。诺敏何是一位空中摄影师。左手他控制着超轻型飞机,右手他的哈苏相机。多年来他一直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直到有一天他问自己:“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飞行和拍照。自此他着手开始实现自己的梦想。

与此同时,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位亲自驾驶飞机的专业空中摄影师。每年夏天,他都会飞越中国北方广袤的内蒙古草原。他令人印象深刻的照片展示了蜿蜒的河流,绿色丘陵地貌的草原。内蒙古的景观充满了自然奇观,但也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他在途中停留期间,了解了他的同胞们的需求和希望。中国的经济繁荣在原始的景观中留下了痕迹。他们每天都经历着蒙古传统与中国经济奇迹之间的矛盾。


缝到崩溃?-与德国审查员的亚洲之行
导演:弗朗克泽林
时长:45分钟
首播日期:2010年12月08日、ZDF电视台

在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压力下,欧洲最大的邮购公司奥托集团和欧洲最大零售商之一的C&A等供应商现已出台了审查机制,以减少对亚洲工厂劳动力的剥削。审查员的工作是企业的公关噱头还是实际上提高了裁缝和编织工的就业情况?

亚洲专家和畅销书作家(《中国冲击》)弗朗克泽林造访了中国,孟加拉国和印度的近20家工厂。他展示了审查员在商业和社会最低标准之间,当地情况与德国标准之间处于的两难困境。 但泽林同时也展示了客户对最廉价产品的渴望带来的后果。有时处于高压下的审查员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他们会愤怒或者泪流满面。在这部电影中您可以感受到原原本本的还原这个世界是多么令人兴奋,有趣和有探索性的。一个善恶不再分明的世界。


中国人的保时捷热 – 中国新一代富裕阶层的德国黑森林之旅
导演:弗朗克泽林
时长:30分钟
首播日期:2009年10月07日、ARD电视台

十几位中国保时捷车主首次前往德国 – 只为去驾驶保时捷。一个每人数千欧元的费用,穿过黑森林,瑞士阿尔卑斯山而后经由意大利抵达慕尼黑的车队。他们住在欧洲能提供给他们的最好的酒店。第一次这些大多数年轻的中国新富裕阶层的车辆在无限速的德国高速公路上咆哮前行,或者在黑森林僻静弯曲的山路上带着轰鸣的发动机声蜿蜒。

在全球危机中,即便是保时捷也要竭尽所能,而这些新富裕阶层正在全力享受,他们泰然对待:“金融危机已经伤害了大多行业,但它几乎不会损害一个有文化的国家,”来自中国西南部海拔2000米的,拥有五百万人口的昆明市的汽车经销商石磊说。我们陪伴中国富人回到家中看看:他们如何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登上金字塔的塔尖,尽管面临全球危机,这个国家是如何保持这份独一无二的繁荣?


波斯地毯上的京剧 - 一个充满文化冲突的家庭
导演:弗朗克泽林
时长:45分钟
首映:美国德克萨斯州SXSW电影节,2008年03月08日
首播日期:2009年02月05日、ZDF电视台

多年来,中国和伊朗之间的贸易往来已经高达数十亿美元。美国给的压力越大,中国和伊朗在政治上就越团结。现在文化层面的交流也密集起来了。应伊朗政府的邀请,近20名京剧表演者首次前往伊朗演出。伊朗人对京剧表演会有何等反应? 伊朗人和中国人之间会如何相处?

Ghaffar Pourazar介于这两个世界之间。伊朗流亡者在中国生活了15年,是唯一一位接受过完整京剧表演教育的西方人。他在伊朗长大,而后就读于剑桥大学,曾在伦敦做过电脑动漫师,现已在中国生活了12年。Ghaffar持有英国护照。他的父母是美国人。他的家人住在德黑兰,洛杉矶和德国。15年以来,Ghaffar再次见到了他伊朗的家人,随行的还有20名中国人。他28岁的表妹Haleh从未离开过伊朗。获得西方的签证对伊朗人来说很难。但是,获得中国签证很容易。中国会取代排斥伊朗的西方成为他们未来的选择吗?中国人和伊朗人会成为终生的朋友吗?或者二者只是因为西方的排斥而形成的战略联盟?


石油的诱惑 – 中国在非洲的布局
导演:弗朗克泽林、Winfried Schnurbus
时长:45分钟
首播日期:2007年06月06日、ZDF电视台

世界公众几乎没有注意到,对非洲市场和资源的全球竞赛已经开始。当G8国家还在争论非洲大陆可持续发展概念时,中国正在用数十亿的投资和无与伦比的廉价信贷取代非洲的旧殖民大国。凭借迅猛的发展援助,成熟的政治策略和战略伙伴关系,中国得到了这些仍然贫困的国家的青睐,由此开辟了原材料来源,未来市场和影响力。“现在我们可以在亚洲和西方之间做出选择,”非洲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之一奥巴桑乔说,他是1999年民众自选的尼日利亚总统,这个是非洲大陆人口最多,石油最丰富的国家。

欧盟政界人士担心,中国的报价可能会破坏道德标准和民主成就。奥巴桑乔回答说:“接受最好的报价对于我们大陆的未来来说是非常道德的。” 西方世界因此而惊呆了。他们应该如何反应? 这个问题是海利根达姆八国集团首脑会议的核心主题之一。西方不仅失去了获取稀缺资源的机会。例如,德国承包商每天都会感受到新的竞争:几十年来,他们一直是建设非洲大陆的一员,现在他们不得不跟中国人在报价上做竞争,可是对于没有国家补贴的他们来说很困难。中国人正在此建设道路,铁路网络甚至整个城市。他们快速又无官僚主义地提供资金并同时带来技术工人。

半岛电视台2009年11月08日对泽林关于本片的采访: www.aljazeera.com